纸笔共余生小说(全章节)

来源:2020-05-21 20:31:13

这里为网友提供《》小说全章节,以及夏蔷霍恒《纸笔共余生》结局,文笔非凡,不容错过。夏蔷咬着唇瓣,无法回答。她什么都没有,有的大概就只有这具霍恒曾经感兴趣的身子,现在却已经没用。

《纸笔共余生》精选:

夏蔷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。

想的太投入,完全没有看到前面的车,直到对方一个刹车猛地停住,她吓得连连后退,“对不起,对……”

看着面前的人,她突然发不出声音,只是慌忙捂住自己的侧脸。

“夏蔷,你出狱了。”李济帆冷淡的问。

她垂着头点点,半晌,憋出来个奇怪的问题,“你还好吧?”

李济帆一愣,冷笑,“好?你倒是很好,可茉茉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,夏蔷,你够狠!”说完,他一脚踩下油门,就像躲瘟疫一样迅速的离开。

目送那辆豪气的迈巴赫远去,夏蔷无力松开了捂着脸的手。

三年过去,他好像比当初更厌恶她了。

也好,他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,是她傻,才会在青春年少的年纪里拼命追逐他,拼命想要得到他的爱,可是自始至终她这样一个私生女,怎么可能配得上他李家少爷?

回到公司,本想正式辞职再想办法去求求楚瑜,却得知她已经被辞退,而且工资全部被扣除。

“小夏,我本来看你挺能干的,想替你瞒着,可你家人打电话到上面主动说你坐过牢,还让公司通报到网站上,以后你再想找工作就很难了,你到底跟家里闹了什么别扭,哪有家里这么逼自己孩子的?”主管同情的问她。

夏蔷胸口憋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夏正东够狠,连霍恒都没这么逼她,他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逼她给霍恒做情妇!

好,她去做,只希望夏正东别后悔!

想是那么想,可真见到周学的时候,她却犹豫了。

周学是个聪明且痛快的女人,只用鄙夷的目光审视着她一圈,就道,“夏小姐是想通了?可你应该还没忘记,昨晚先生给过你机会,是你自己不要的,现在想做,没那么容易。”

“我,我明白。”她已经羞愧到恨不得把自己踩到地底去,躬身请求,“可我实在走投无路,求你让我见一见霍先生,他如果不要,我绝不纠缠。”

“纠缠?”周学扑哧冷笑,“你以为霍先生是李济帆吗?凭着你当初对付李济帆那套,就能把他套住?”

“不不不,我,我不敢。”她忙摇头,脸涨的简直要爆炸。

看来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李济帆,偏她那时候还不自知。

“你最好不敢。”周学嘴冷,心却很软,说完就把她带到霍氏集团。

霍恒正在听高层汇报工作,她让她在办公室外等着。

不多时,高层离开,里面传来霍恒略显疲惫的声音,“周学,换咖啡。”

夏蔷一怔,周学有工作,恰好不在。

她看看周围,办公区域挺大,却没有一个人,只好走到咖啡机边冲了一杯,端进霍恒的办公室。

霍恒做事专注,根本没注意到是她,只低着头说了句,“谢谢。”就端起来送到唇边,但一瞬间,他却猛地抬头朝她看过来。

夏蔷吓得一怔,慌忙低下头,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受伤的侧脸。

霍恒盯着她半晌,蹙了蹙眉,却奇怪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才问,“谁冲的咖啡?”

“周学不在,我,我擅自做主……”

“你冲的?”他蹙眉。

她无措的点点头,忙道歉,“对不起,我,我不懂,冲的不好……”

“你冲咖啡跟谁学的?”霍恒却又问。

夏蔷一怔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年少时追逐李济帆,他喜欢手冲,她特地跑去咖啡店打工,只为学会如何做手冲咖啡做给他喝。但其实他一次都没有喝过,他嫌脏。

“先生要是嫌脏,我去请周助理。”她说着想端走咖啡杯,却猛地被霍恒握住手腕,“夏蔷,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我来,求先生,要我。”她鼓起勇气抬起眼皮,望着霍恒,他漆黑的眸子完全锁定在她身上,目光很奇特,有一瞬甚至让她觉得他是在看爱人,可很快,他就凉凉的笑了,同时松开她的手,“你很聪明。”

夏蔷不解,却不敢问。

“但聪明过头,夏蔷,我说过的话,不会轻易收回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她忙点头,“可我实在是走投无路,我父亲把我女儿带走,逼我给先生做情妇,我只能来求先生,求先生救救她。”

“救你女儿?凭什么?”霍恒反问。

夏蔷咬着唇瓣,无法回答。她什么都没有,有的大概就只有这具霍恒曾经感兴趣的身子,现在却已经没用。

“我愿意为先生做任何事,什么都可以。”

霍恒轻笑,抬手拖住她的下颌,让她抬起头来,不留情面的盯着她的伤疤,“你还记得自己当初怎么说的吧?你觉得你这张脸,这个身份,配为我做什么?”

不是能,是配,连给他做事,她都不配!

夏蔷的膝盖一软,噗通跪下了,“我不配,可先生留着我,哪怕当条狗,也许有天我可以为您做些什么?我保证我可以做条忠心耿耿的狗,绝不背叛先生,绝不……”

“够了!”霍恒听着她那些话,突然一阵烦躁,扯了扯领带,他端起那杯咖啡一饮而尽,把咖啡杯直接扔进夏蔷怀里,“记住你说的话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人,再给我冲杯咖啡,然后找周学,她会告诉你该做什么。”

“是,我,我这就去!”夏蔷松了口气,忙爬起来,却看着他,“我女儿……”

“冲好咖啡,她就自由了。”霍恒已经拿起电话。

夏蔷忙感激的朝他深深鞠躬,“谢谢,谢谢先生。”说着抱起咖啡杯转身就走。

霍恒蹙眉,这个女人,蠢吗?谢他?

“等等。”他突然想到什么。

她忙站住。

“你确定只被一个男人上过一次?”他眯眸问。

夏蔷下意识的握紧衣摆,用力点点头。

“我对自己的女人有洁癖,明白?”霍恒不舒服的强调。

“明白,我保证自己以后绝对干干净净。”她苦涩的道,原来他也嫌她脏啊!

霍恒不耐烦的挥手。

不可能,绝不会是她的,她不会是这副样子!

桂林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