丘凤歌慕容千祈

来源:2020-11-17 12:04:58

丘凤歌慕容千祈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丘凤歌慕容千祈小说阅读,长安长安之花晨月夕讲的是:千祈感觉自己像是失了方向的鸟,像是找不到家的小虫,像是丢了魂魄。

内容精选:

冷风像是一阵遥远的回音,吹来生命中记忆的镌刻,那些记忆,仿佛烟尘般一瞬间扑上面来,让她无法呼吸。

四年前的这时,春意盎然的长安。

父亲慕容南风带着千祈回来小住,还要布置一些家业。

纵使南方战乱再过严峻,也好似触及不到这里的繁华,这里是长安,是天子脚下。

那时的长安城里到处怒放着羞答答娇滴滴的浅色杏花,满城的杏花树招摇来漫天杏花雨,纷飞了这座城池的春天。

长安城长兴坊中的慕容府,珍楼宝屋飞檐反宇,不似苏州城的府邸那样使人舒心惬意,也不过房室七间,却金铺屈曲极度展现着慕容家的富实与奢华。

千祈走进了院子左顾右盼了好一会,然后问扶摇说:“这是咱家吗?”

扶摇与碧落相视一笑,对千祈说:“是呀,只不过比咱们离开时又阔了不少。”

三人一同长大,虽是主仆,但更似姐妹,千祈比扶摇小一岁,比碧落长一岁。小时候喜欢在府中的院子里玩闹,在一棵龙爪柳粗大的枝干上竖起秋千。三人里千祈荡的最高最棒,荡起来的时候可以看到长街中普通人家孩子们的春容满面。站在蹬板上,有时放开胆子竟然松开一只手,在扶摇和碧落的惊呼声中,盈盈荡到了最高处,伸着手,仿佛摸一摸天上的云。

秋千,祈千秋之福,人们说秋千荡的越高的人,就会越加感到幸福快乐。

千祈的名字便被赋予了这样的含义,母亲杨如月也是荡秋千的好手,她在秋千荡到最高处的时候遇到了父亲慕容南风,本以为会永远的幸福快乐下去,却在千祈四岁那一年因病早逝。慕容南风是如此深爱着她,所以一直不肯续弦,看着千祈一天天长大,他只是把对她的爱倍加投入到女儿的身上。

那些年住在漏雨的旧宅子里,千祈降生在那,母亲去世在那。七步小屋,十步小院,院子中也有一棵龙爪柳,树上竖着的秋千是千祈对母亲最深刻的记忆,那些记忆时常化作一页残梦,梦里千祈坐在秋千上,对着身后如花般的女子牙牙的喊着:“娘亲,飞飞。”

那时慕容南风的生意刚刚起步,为了让千祈母女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,能住上不惧风雨的大房子,他拼命的忙着生意,陪伴她的时间又越来越少,只有因患腿疾早已妻离子散的大伯来照顾她。好命赶上了那几年朝廷抑商政策的松弛,几经周折终于拢下了长安城和周边几个郡县的粮布生意。

千祈七岁那年住上了新房子,后来又搬进了这个极尽奢华的慕容府,可是铺就满地的大理石地砖,在眼光的照射下让她有种眩晕感。磨砖对缝的高墙,穷雕极饰的房室还有空阔的院落,总让她觉得生活在这里太过于无味,太孤单。

直到第三年的夏至,慕容南风见女儿郁郁寡欢,便和她聊着琐事,后来千祈对父亲说她并不喜欢住在这样的房子里。

她喜欢那所不大,却又温馨的小房子,而父亲却带着她搬到了苏州。

时光如隙间白驹,四年前的千祈又一次踏进长安慕容府。然而彼时的她对这里再无留恋——大伯去年过世,带给她欢乐的那颗柳树也在去年枯死了。

前尘往事,滞留在了一个已故的年月里,追忆起来也不见得清澈如昨,包括欢乐在内的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已故去,成了故地、成了故人、成了故事。

千祈感觉自己像是失了方向的鸟,像是找不到家的小虫,像是丢了魂魄。

这一整天千祈都默默不语,待到入夜后,又偷偷的翻出了高墙。


水性清漆 http://api.chenyang.com/shuiqi/muqiqi/
奇图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