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主角是封以漠女主角是梨诺的小说阅读-你的诺言小说

来源:2020-11-18 19:31:51

你的诺言第174章 漠,她漂亮吗?

果然,她一动作,男人就下意识地想后退,蹭得梨诺就抽回了手,侧身故意假装打了个喷嚏,甩着包包,脚下一个大动作,状似弯身,一滑,尖锐的高跟鞋却故意往男人的脚上踩去:

“阿嚏!”

“哎呦——”

跳脚,男人哀嚎了一声,猛地直身回身,梨诺还故意揉了揉鼻子:“哎呦,对不起,对不起,阿——”

随即又装作要打喷嚏的样子却是后退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“张总,您还好吧?不好意思,让您见笑了,我这儿鼻炎的老毛病又犯了!都怪我身体最近不太舒服,青昌素打得有点频……奥,不是,是感冒,打了几个吊瓶,香水喷的有点多,鼻子才不舒服的……”

刻意强调解释,梨诺还一脸笑盈盈地,完全是见钱眼开:

“你说的合作,我非常非常有兴趣呢!可惜我德语、法语、英语都不擅长啊,有没有俄语的?能给多少钱?我非常专业的!”

说着,她还故意去抓了抓胳膊,又状似挠痒地偷偷地抓了下大腿,不大不小的动作,刚好让男人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

果然不出所料,下一秒,男人就脸色丕变,见鬼一样地摆手了:

“没有,没有!我们公司不出口俄国!简小姐,我还要招呼朋友,有需要我再找你——”

转身,男人仓皇地脚下都明显一个踉跄,梨诺还清楚地看到男人把揣进裤兜的名片又掏了出来,估计肯定是丢进垃圾桶了!

“切!”

嘘了一声,梨诺自顾甩了甩手中的资料,塞进了包包:这么怕死,还不安分出来鬼混?不用诅咒,你也早晚死在女人身上,哼!

曾经,她翻译了一批医药的说明书,为此,没少做功课,还特意去医院请教医生了,差点没人白眼死!

这青昌素,又名青雷素,是专门治疗梅毒、淋病的,据说是配合其他抗生素,是疗效很好的首选药物,但是容易出现过敏反应,所以用药前,都是要做皮试的!

她刚刚那么一弄,估计稍微有点常识的男人都得想歪,肯定以为她衣服包裹下的身体,不知道要腐烂成什么样了!

装好文件,梨诺还有点小得意。其实做翻译这行,接触各行各业,见识知识都长了不少。

转身,她正欲离开,一抬眸,就对上了一双幽深的蓝黑色眸子。

步子一顿,一噎,梨诺无意识地就咬了下唇瓣:他果然也在这里?

他来了多久了?

眸光交汇,封以漠插在裤兜里的手微微攥了下,一场好戏,他一点也没落下。

这一刻,封以漠的情绪当真是翻江倒海,又欣赏又生气!

这个女人,眼里是不是只有钱?不是来这里跳舞,就是来这里应酬?明明被人拉着手占便宜,都不知道甩开、给他一巴掌吗?

心里气腾腾地,但封以漠同时也不能否认,她的处理方式有她的优点!若是她刚刚真得那么做了,恐怕会把男人激怒,最后不见得能明哲保身!

但想到她被那样一个恶心的男人牵了手,封以漠心里又跟吞了个苍蝇似的。

突然荧光一闪,封以漠的目光不自觉地就落在了她的耳间,一个定睛,脸色又难看了几分:

不对称的蝴蝶耳环?

她是有多喜欢蝴蝶!

压根没有意识到,这副耳环,除了是蝴蝶的造型,还是他送的!

但这一刻,封以漠就钻了“蝴蝶”的牛角尖,怎么也拔不出来了。

近乎是瞬间,他瞥向梨诺的眼神就阴冷了下来,更是赤果果的鄙弃,聪明如梨诺,怎么会没有察觉。

他又嫌弃她?

虽然早就知道,他各种瞧不上她,但突来的认知,还是让她的心小小地揪疼了一下,垂落的小手不自觉地也紧攥了几分。

这是那次两人大吵一架、他甩手离开后两人第一次见面。

许久,四目对峙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恰在此时,一道娇柔的女声突然打破了沉默:“以漠,你在吗?”

蓦然回神,这才想起什么地,梨诺一个甩手,纤巧的下巴微扬,抬脚,踩着高跟鞋,直直越过了他,往一边的楼梯口走去。

擦肩而过,她眼角的余光还是不自觉地扫过了身后一路追来的女人。

虽然只是一眼,梨诺却也觉得女人姿态端庄、温顺乖巧,一副小家碧玉的贤淑气息,更纤瘦地楚楚可怜!

擦肩而过,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尹兰溪柔弱如西施,而梨诺,艳丽胜妲己,一个轻柔若水,一个却热辣如火。

不自觉地,尹兰溪都放缓步子,看了她一眼。

“漠,怎么这么久?还以为你有什么事……溜号了?”

“没有!抽了支烟——”

……

身后,若隐若现的柔声细语传来,梨诺,从始至终,不管多么好奇,多么难受,却目不斜视,像是陌生人,更恍如傲娇的小公主,昂首阔步地一口气消失在了走道的一侧。

下了三楼,她却一路小跑,近乎逃难一般冲到了车上,满脑子里却还是两人那两句柔情蜜意的对话。

她,那么熟稔的口气,他,那么温柔的话语——

听声音,她都能想象得出女人抱着他、挽着他撒娇的样子。

捂着心口,梨诺闭了闭眼睛!

也不知道呆坐了多久,她才发动了车子,回了百茉园。

进门,像是打了一场大仗,梨诺整个人都虚脱了,空档的屋子冷冰冰地,有气无力地趴到床上,蜷缩着身体,她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。

不知道趟了多久,她又起来浑浑噩噩地冲了个澡,而后扯着被子整个蒙起了头。

这一天,辗转反侧,梨诺叹息到大半夜。

另一边,回到包房,封以漠整个也沉默了,直至散场,他几乎都没怎么开过口。

出了夜总会,封以漠将兰溪送回了家,一路上,两人基本也没怎么开口,下了车,一路走着,兰溪也感觉到他的低沉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她总觉得,从他去了那次洗手间后,就不太高兴了,笑嘻嘻地挽着他的手,她试探道:

“漠,那个女人漂亮吗?”


维克森林大学是名牌大学吗 http://www.topsedu.com/about/news/16356.html
奇图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