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化的考古要不得

来源:2020-06-28 18:11:37

近来的考古圈确实有些让人看不懂。不是有人罗列出清代皇帝的御笔手书“朕就是这样的汉子”“朕知道了”等“亲民”话语,就是有人发现一座怪异的“扯淡碑”。说起河南淇县摘心台公园的这座碑,确实叫人开怀一笑,碑首横刻“再不来了”4个字,碑正中竖刻“泰极仙翁脱骨处”7个大字,而“泰”字左右则是“扯淡”二字,全碑共刻111个字,既无墓主人姓名,也无立碑时间。此事之后没多久又有人在西安碑林博物馆对《石台孝经》碑进行了断章取义,“萌翻”了网友。

国人素来讲究盖棺定论,自古以来碑文往往多美誉。以“扯淡”入碑文,到了地狱或者天堂门口还要幽上一默,此举颇有魏晋名士遗风。竹林七贤中最爱喝酒的刘伶,从来都是杯不离手酒不离口,出行时便让仆人执铲跟随,以求“死了便埋,就地解决”。将怪诞作为名士风度,明代亦不缺此类人,著名的离经叛道者李贽,自刎后以指蘸血写下了“不痛”“七十老翁何所求”等字。

对于“扯淡碑”,当地学者写了不少文章,有人说是明朝勋臣沐氏之碑,还有人说是明崇祯皇帝的墓碑。如果我们是以刘伶们的角度、以魏晋风度看待“扯淡碑”,呵呵一笑便可作罢——这其实也正好符合立碑者的初衷及洒脱风格。最招人讨厌的,便是以扯淡的态度考古,把历史当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,将考古变得娱乐化、八卦化、泡沫化、香艳化,使考古结论云山雾罩,形同“小说家言”“说书人言”“贾雨村言”。

近些年来,特别是旅游经济火爆之后,紧紧围绕旅游转的扯淡式考古应运而生。山西吉县在当地人祖山娲皇宫中发掘到了6200年前的人类遗骨,便兴冲冲地宣布: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类祖先女娲之遗骨。山西娄烦声称找到了花果山、大圣堂村等神迹,福建顺昌声明发现了孙悟空坟墓。前不久江苏南京刚刚挖出一座古墓,便有人匆匆宣布是“疑似同性恋皇帝陈文帝墓”。没有史书材料可以印证,出土文物中没有墓主人的任何信息,且不说环环相扣逻辑紧密的证据链,连起码的孤证也没有,着实让人为这样的“考古”捏把汗。

在各地经济利益相互博弈的大环境下,历史名人成为地方上发展旅游的焦点,为了将历史名人收揽于自己手中,各地使出了浑身解数,不是争夺名人故里,就是希望借考古走上捷径。从刘备、孙权、李煜等天潢贵胄,到赵高、秦桧等巨奸大恶,考古证据尚未出炉,“疑似”的名头便从天而降。被利益绑架了的学术开始变得光怪陆离起来,原本是一门极其严肃的考古科学,若被商业利益、学术名利、官员政绩所操控,很容易沦为市场的玩物和政绩工具。因此,我们想说的是,“扯淡碑”可以有,纯属扯淡的“考古”绝对不能有。


货车出租 http://6457854.shop.liebiao.com/
桂林资讯网